當前位置: 首頁 > 黨風政風

杜絕百姓身邊的“蠅貪”“蟻貪”,寧德有三招!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 2019-03-22 09:45 字體大小:    

  福建日報APP—新福建 3月20日報道(福建日報記者 李向娟 通訊員 陳啟西)有時侯發現問題并不是壞事,反而有利于問題更及時地解決。眼下,在一些鄉村,因村務不公開、制度不健全等,導致了村級腐敗頻生的狀況。近兩年來,在寧德市組織開展巡察的1257個村中,涉及工程領域、民生領域的問題就達345個。如何杜絕百姓身邊的“蠅貪”“蟻貪”,遏制微權力濫用問題?寧德市探索出一套村級組織權力運行監督機制,主要有三招。

  “陽光平臺”,讓村級項目“清”“快”“省” 

  以往,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項目審批時間長,中間環節多,建設成本也高。“一個幾十萬元的小項目往往要折騰大半年,甚至更長時間才能開工。”不少項目經辦人受訪時感慨地說,“自從有了‘陽光平臺’,相關材料齊全的話,小規模項目當場就可批復立項,大大提速了。”

  項目經辦人提及的“陽光平臺”便是周寧縣推行的政府投資小規模建設工程“陽光平臺”。

  2017年9月,寧德市以周寧縣為試點,打造政府投資小規模建設工程“陽光平臺”。“這個平臺對投資在20萬元以上400萬元以下的政府投資小規模建設項目,實行全程網上申報,網上審核,網上公開邀標、搖號確認中標等,使項目全程‘曬’在陽光下。在已受理的政府投資小規模建設項目中,逾半數為村級及社區項目。”周寧縣行政服務中心經辦人王周贅說。

  原先,但凡施工單項合同估算價400萬元以下的小規模建設項目大多采取邀請招標或非招標方式進行采購,業主單位對小規模建設項目的自由裁量權過大。一些業主單位采用“明招暗定”的方式進行邀標,為“暗箱操作”披上了“合法”外衣。

  如何杜絕“暗箱操作”、工程發包方式隨意等狀況?周寧縣打造政府投資小規模建設工程“陽光平臺”,搖號中標。讓過去那些拉關系、找門子、打招呼的老套路,再也不管用了。同時,審批環節簡化20多處,審批提速,費用還大為減少。

  “過去,項目審核找人不容易,有時一個審批環節就要跑好幾趟。現在,所有環節在平臺‘一鍵搞定’,還規定時限,少了麻煩,也省了費用。”周寧縣獅城鎮西坑新村(集中安置點)道路提升建設項目經辦人肖宇楓說。

  “‘陽光平臺’上繼續保留必有的環節,如設計、財審、驗收、審計等,我們紀委則依托平臺實時在線監督、隨時查看項目內容及辦理情況,并在項目完成之后組織財政、審計等進行抽檢。”周寧縣紀委有關人士說。 “陽光平臺”正式運行以來,至2019年3月18日,共受理政府投資小規模項目333個,涉及資金2.64億元,其中村級項目(含社區)175個,涉及資金1.04億元,沒有出現一例違規操作和信訪舉報問題。

  村賬鄉管,“糊涂賬”變為“明白賬” 

  “一場亂彈戲的花費共8.93萬元,由買方個人代開,附件不夠規范,即便村委會主任同意支出,也不能入賬。”2018年1月,屏南縣壽山鄉壽山村出納蘇維有將發票拿到壽山鄉會代中心入賬時,遭到了拒絕。

  “經查實后,我們責令其15天內整改到位,開出規范正式發票,并批評教育相關人員。”時任壽山鄉紀委書記陸澤武說。

  像壽山村這樣的“糊涂賬”實例還有不少。如壽寧縣含溪村黨支部原書記、村委會原主任,利用職務之便將村委資金110萬元違規借給他人使用;古田縣鳳埔鄉官亭村陳初金、吳光雄在擔任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在扶貧工程項目建設使用白條入賬24萬元,現金支付50萬元……如何杜絕此類“糊涂賬”?寧德市率先在屏南縣壽山鄉探索了“村賬鄉管”的新路子。

  村賬鄉管模式,盯緊了村級報賬員、村主干、村文書、代理會計這四個主體,重構了黨員大會、村民代表大會、村務監督委員會三種監督力量。壽山鄉黨委副書記、鄉長李梁說:“村賬鄉管,主要是‘四個管’,管住現金出賬、白條入賬、報賬時間以及賬目,從而堵住村級財務管理的漏洞。”

  “現在,實行開支、審核、審批、報銷‘四支筆’程序,規范了賬、表、冊、據,特別是對‘白條’入賬和現金出賬,進一步明確了范圍、標準和要求。“這樣的四道程序,使得多年的‘糊涂賬’終于變成了‘明白賬’!”壽山鄉會代中心負責人石彥雪說。

  如今,屏南縣的各鄉鎮成立村賬鄉管工作領導小組以及鄉鎮會計代理服務中心,配備專職代理會計,實行分村建賬、鄉管村用、報賬結算,讓財務不混亂、“糊涂賬”不再有。

  “互聯網+村務”,百姓在線來監督 

  “我們村背山溪綜合治理工程,福建隆晟集團有限公司以44.75萬元中標了;岐頭鼻(金源南路)主干道修造完工……”

  在蕉城區城南鎮蚶岐村微信群里,每天都會“跳出”村里的大小事務。“這村里的建設項目,都有實時播報,這個村賬不僅看得清,還算得明。”村民張慈春感慨地說。

  原來,2017年3月,寧德市率先在蕉城區試點“互聯網+”實時監督模式,以此規范鄉村“微權力”運行。蚶岐村微信群便是成功例子。

  如今,鄉村的青壯年都出去了,村里只剩下老人、小孩。傳統村務貼在公告欄上,“看得到的沒能力管,有能力管的不在家”。由于傳統的村務公開不及時,村民對村務也不了解,時常會有疑慮與誤會,有的不了解村內工程招標情況下,還會散布過激言論。

  “以前外出打工,村里的事務大都不知情。如今,實時公開村務,老人們擔心的村干部‘吃錢’疑慮自然化解了。”蚶岐村外出務工人員陳成祿感慨地說,“村務微信群辦事也方便,特別是繳納農村養老保險,以前都是自己千里迢迢跑回繳、托人繳,生怕別人忘記辦了,現在群里一通知,微信紅包一轉,分分秒秒的事。”

  蕉城區城南、赤溪兩個試點鄉鎮,正是透過村級微信群,公開村級事務信息2975條,公布政策指南48條,關注人數14840人。之后,升級版的村務微信群,“縣(市、區)——鎮(鄉)——村”三級聯動的APP也正在上線,實現村級權力運行可管、可控、可發布。

  如今,政府投資小規模工程項目在陽光下運行、推行村賬鄉管、在線監督村級權力,這“三項試點”工作自2018年9月起在寧德9個縣(市、區)全面推開,從工作機制上入手,從源頭上遏制腐敗、標本兼治,把全面從嚴治黨覆蓋到“最后一公里“。

【top】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